选品小程序

微信公众号

选品网·玩具分类
  • 婴幼玩具
  • 益智科教
  • 遥控玩具
  • 电动玩具
  • 绘画DIY
  • 积木拼插
  • 智能电子
  • 体育运动
  • 夏日户外
  • 游戏竞技
  • 娃娃芭比
  • 角色扮演
  • 精品家电
  • 模型动漫
  • 惯性回力
  • 其他玩具

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

汕头澄海如何取代东莞成为世界玩具制造中心?

来源:新周刊 类别:行业      时间:2016-11-24
一年245家工厂关闭,“世界工厂”东莞不想当工厂了。广东汕头下辖的澄海区却逆势增长,取代东莞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玩具制造中心。其中,80后余煌创立的奇士达等企业自有一套成为“高级玩家俱乐部”的秘诀..........
文/苏马

 

 

 

 

        G20杭州峰会,巴西总统特梅尔在杭州百货大楼花399元买了只机器狗。导购员向他介绍,这是一种智能玩具,能用语音命令小狗蹲下、站起、跑动,还能让它唱歌跳舞。有人扒出,机器狗的品牌叫盈佳,产自广东省汕头市澄海区。

 

 

        在外人眼中,澄海有些老板仍在用二十年前的模具生产,销量很大,多到论斤称、成吨卖,哪怕一个玩具挣几分钱,也大富大贵,所以他们懒得改进。

 

 

 

如果这样,巴西总统怎么会看上澄海玩具呢?

 

2013年4月,外国客商在广东汕头玩具店内选购商品。

 

 

 

 

 

逆势上升,新世界玩具中心

 

 

        9月20日,汕头澄海凤翔街道坝头兴达工业区,“盈佳”工厂附近,四十出头的陈立光笑称,随手选中澄海玩具太正常了,因为“世界的玩具在中国,中国的玩具在广东,广东的玩具以前看东莞,现在看澄海”。

 

 

 

        广东佳奇科技教育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佳奇”)总经理陈立光的工厂离盈佳不到一百米,其智能玩具生产规模更大,公司已登陆新三板。陈立光介绍,现在佳奇工厂周边一带,上新三板的企业至少有七家,澄海人搞玩具之前,这边都是农田。

 

 

 

        去年,广东玩具产业在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首次出现负增长,金额仅约827.9亿元,同比下降8.32%,同期,东莞玩具年出口额仅154.3亿元。澄海全区2015年玩具礼品产值达395亿元,同比增长14%,外贸出口280亿元,同比增长10%。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在2015年报道称,“几十年来,中国一直是世界玩具工厂,大批量生产销往海外的玩具。如今这并未改变,中国仍占世界玩具产量的75%。”10月2日,《汕头日报》刊载一则新闻——国庆节,印尼玩具协会会长赖接福带团到澄海考察,说每月从中国进口玩具1000个货柜中,七成来自汕头澄海。

 

 

 

2016年9月20日,汕头澄海莲上永新工业区一玩具工厂正在生产,这些产品将销往海外。图/叶嘉乐

 

 

 

 

钱若好挣,谁会想折腾?

 

 

        如今风光无限的澄海玩具,最初其实有些“先天不足”。9月19日中午,已经申报挂牌新三板的澄海玩具企业——奇士达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简称“奇士达”)董事长余煌介绍,不论是东莞还是澄海,能先后成为世界最主要的玩具制造中心之一,都因为它们在广东,靠近香港,但一开始澄海并未被看上。

 

 

 

        他说,改革开放后,由于内地的土地和人工成本低,香港厂商逐渐把原有的劳动密集产品转移到广东加工,其中就包括他们一直做得比较好的玩具,由于地理距离和政策上的优势,第一批港资大厂都选了东莞,好在澄海还有些富亲戚,香港侨商把注塑机带到澄海。澄海是著名的侨乡,近70万澄海侨胞遍及世界五大洲30个国家和地区。

 

 

 

        富亲戚引路依然比不上“土豪”直接投资大厂,东莞玩具产业依靠规模赢在起跑线。但澄海早期的玩具商们有极强的生存斗志。

 

 

 

        澄海近海,有山有水,境内80%是平原,北回归线穿境而过,自然环境很优越,却地窄人多,是全国人口密度最高的县(区),345平方公里内住着75万人,改革开放之前没什么支柱产业,大多数人以种田打鱼为生,澄海之所以成为著名的侨乡,也是因为生活难熬,没地种,过不下去,只好离乡背井下南洋谋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玩具产业的出现满足了当时绝大部分澄海人对好生活的向往。80后余煌的记忆中,几乎所有的澄海玩具企业最初都靠小作坊起步,他们搞两三台注塑机或模具机在家里面,就能帮人家加工,“一台注塑机每个月赚三五千元,一个小家庭靠这些马上从担心温饱到月入上万,对比当地生活水平,已经算很好的收入,而且做上了老板,以后有了创业发展的机会。”所以,很多人都选择靠玩具创业。根据澄海区宣传部介绍,截至去年初,全区有6448家注册的玩具企业,从业人员达12.9万人,超过全区常住人口的六分之一,但不少本地人向新周刊记者估算,实际数目远不止这些。

 

 

 

        为了能把产品卖出去,白手起家的澄海老板们必须不断想办法。陈立光说,帮佳奇打下江山的一键变形机器人,就是不断被逼着突破:几年前市面流行造型玩具车时,他们在这个基础上加入手动“变形”,成为爆款;由于很多人模仿,变形玩具变多,他们改进成遥控变形玩具车,再次成为爆款;一年前再次研发,做出能识别语音、与人互动的新一代一键变形机器人,市场反响依然很好,高峰时期一个月能卖出几十万个,去年10至12月,佳奇光这一个新产品就至少入账七八千万元。

 

2016年9月,汕头澄海,玩具品牌商正在进行直播。随着海外订单减少,一些原来做玩具外贸的澄海创业者改做产品,并利用互联网推广。图/叶嘉乐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汕头金融从业者(下文以“汕先生”代称)介绍,上世纪90年代,当汕头市中心的人忙着利用特区政策,倒腾批文挣钱时,只有澄海人在吭哧吭哧干着小实业。

 

 

危险或转机?区别来自应对能力

 

 

        没有永恒不变的环境。

 

 

 

        广东省玩具协会2013年调研发现,2012年玩具企业普遍反映海外订单减少15%至30%,同时用工成本却上升25%以上。数位业内人士认为,用工成本陡增正是东莞被澄海抢去玩具界冠军宝座的直接因素。理由是,两地玩具产业的明显区别在于企业规模和产业链特点,而这两方面的特点都导致澄海的生产成本更少。

 

 

 

        他们耐心解释:东莞玩具企业规模较大,分工精细,一体化生产,每个厂的员工少则一两千人,多则两三万人,产品线比较单一,每年旺季最多7—10个月,剩下有2—5个月订单下降时,管理及工人大量剩余,但为了避免旺季缺人又不能轻易裁减,只能用旺季的利润来养淡季的损耗;家庭小作坊诞生的澄海玩具产业,规模较小,工厂一般只需要几十到一两百人,工厂与工厂之间分工清晰,很多厂只存在装配车间,注塑机、喷油以及彩盒采购等工序往外发,各司其职,加上产品种类丰富,澄海玩具企业没有明显的淡旺季,一年可能有11个月都在满负荷加工。

 

 

 

        “东莞那边一道工序一块钱,澄海可能就六毛钱。”有受访者举例,又比如新劳动保护法实施后必须给工人缴社保,一人一个月七八百,一年一人就是一万多,一声令下,东莞那种上万人的大厂,一年要因此增加过亿成本,“就是这个把他们搞死了,可能之前大家都没有买”。

 

 

 

        佳奇科技的陈立光坦承,也有用工成本压力。2002年佳奇研发第一代“罗本艾特”变形机器人时,出厂价200多元,当时一个玩具工人的月工资只有七八百元;2015年这款产品升级到第四代,增加了语音指令、智能语音聊天、知识问答、记忆编程等一系列功能,售价300多,工人的工资却涨到了三四千元,利润缩水严重。

 

 

 

        “一个行业好坏,起作用的首先是需求,然后才是外部环境。如果光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跟着别人走,那就只能跟在后面。”汕先生认为,不论东莞还是澄海的玩具业甚至整个实体经济领域,所面临的国内外环境其实都差不多,与金融危机、欧债危机等固然有关,但面对同样的环境,澄海出口额还在维持上升,别的地方却扛不住,区别来自应对变化的能力。

 

 

进入高级玩家俱乐部

 

仙霸公司首席执行官MichaelSieber 接受美国《The CEO Magazine》专访,称赞澄海玩具企业奇士达为优质供应商。

 

 

        相比行业内普遍的订单减少和人工成本增加,余煌更担心生产力不够,因此公司正筹划上市融资扩大生产规模。他说,几乎所有的澄海玩具商都在谈论IP,但这和过去加工塑胶玩具不一样,IP是创造力和文化背景的综合物,制作培育需要的是软实力,不是买几台注塑机就能解决的问题,培养出来不一定能火,即使是最稳当的方式——与成熟的知名IP合作也并非随心所欲,利用IP开发生产玩具的门槛比一般人想象的高得多。

 

 

 

        9月21日,当他介绍此间逻辑时,奇士达工人正在车间分工生产高端智能遥控车模。其中一款顶端印着Dickie Toys的橙色奔驰多功能消防车很抢眼,余煌办公室隔壁的展厅内也有,他介绍,英文字母代表德国仙霸(SIMBA DICKIE GROUP)是欧洲最大的玩具制造厂商,也是全球最强大的玩具制造集团之一。

 

 

 

        “仙霸的老板在这里面称赞奇士达是他们在全球最好的合作伙伴”余煌拿出今年9月出版的《The CEO Magazine》(美国出版的企业家杂志)说,在这期杂志上,仙霸公司首席执行官Michael Sieber 接受专访,提及奇士达。报道最后半版图文专门推荐了奇士达,一款奇士达生产的蓝色布加迪跑车模型图旁,写着意为“世界领先的遥控车生产商”的英文标题,并配有奇士达(香港)玩具制造公司的简介。

 

 

 

        “我们是澄海最早去香港开‘洋行’的玩具公司。”余煌对当初花大价钱走这一步很自豪,通过香港这家全资子公司进行商业运作,奇士达获得同行没法比的优势。“香港市场接单,这边研发生产。”他说香港公司全部是有几十年经验的香港本地雇员,他们更了解海外采购商的需求,并有一套系统的商业模式和资源。

 

 

 

        这帮助奇士达打开局面,成为中国智能遥控车模授权数量、营业额排名第二的企业。杂志上印的跑车模型是实力象征:布加迪是全球最贵的超级跑车品牌,去年11月,奇士达再次获得布加迪最新跑车三年独家车模授权。此外,奇士达还获得莱肯跑车车模在全球的唯一授权,这款用白金、钻石、蓝宝石打造车灯的顶级跑车,全球仅7辆,曾出现在《速度与激情7》中最刺激的片段之一:超跑飞越摩天大楼。

 

电影《速度与激情7》中的红色莱肯跑车。

 

 

        国际顶级玩具采购商与澄海大实力玩具生产商的合作,是一场新时代的互利合作。奇士达不仅拥有全球最大玩具商美泰公司旗下托马斯、风火轮以及海绵宝宝等著名IP授权,还能在授权范围自主设计产品造型。余煌介绍,以前美泰这些大的玩具商与中国工厂的合作限于“来样加工”,因为自己判断、自己设计、自己销售,利润是最丰厚的,但现在美泰会选择有实力的中国玩具制造厂商合作。所谓实力包括生产能力、销售渠道、设计能力,以增加其品牌与IP的影响力,同时借力开拓新市场。

 

 

 

        他把这称作玩具制造业的第三阶段。当然,对于中国工厂,得先从代工进入第二阶段:在某个领域有绝对优势。长期专注智能玩具行业发展的股权投资人黄馨逸以奇士达发展轨迹为例分析:“你先要一个核心产品,生产体系稳定,销量越来越多,积攒较多的销售体系和客户,才有了经济基础扩大再生产,增加设计能力,进一步在车模这些细分领域有一定的知名度。这些时候,美泰这些超级IP持有者才会上门找你。”

 

 

 

        这个过程中,拥有稳定优质的大型海外客户至关重要却绝非易事。奇士达产品直接销售给众多世界级大型玩具商超,如玩具反斗城、仙霸迪奇、沃尔玛、塔吉特、哈姆雷斯等,然而想为他们供货要经过最少一年、有时三四年的考核过程。

 

 

 

        由此不难理解一些玩具制造厂商的抱怨:海外大型连锁采购商要求繁琐严苛,很多限制标准只针对中国。奇士达却愿意为此一搏,相信抱怨的反面其实是机会。余煌分析,这些背景要求下,比较少的企业能达标,这样减少了很多竞争对手,并且完全流程化的采购模式更在乎“合乎要求”,而对价格不那么敏感,一旦通过层层选拔进入他们的供货系统,产品定价可以较习惯价格战的国内市场高得多,销售也将比较稳定。

 

 

 

        “特别是成为玩具反斗城产品免检供应商之后,他们全球的1000多家门店都会找你供货,每天源源不断下订单,交货后,货款到期自动会打过来,完全不用追,追你也不知道怎么追,他们没有一个财务来对话。”黄馨逸开玩笑说,这相当于进入了一个高级玩家俱乐部,但说白了还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转自:新周刊

 

相关标签:
汕头 澄海 东莞 世界玩具 制造中心 玩具说

免责声明

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玩具说”网)”的文章,均由作者发布或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文章内容、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本网联系删除,请发送邮件至zhan@wanjushuo.cn,以便本网尽快处理。